焉耆

三次元忙碌,咸鱼一段时间

葬你/于心上一隅/我就是你的墓碑了

霹雳棺配爱好者/素材收集

【夸楚】『炷尽沉烟』无据(1)




* OOC
* 放废自我:剧情与文风,崩出预设八万里
* 特此纪念引我回坑的CP……及青春(´▽`)ノ


〔壹〕

楔子

【搅闲风吹散楚台天,天对付满怀愁闷】

问何所出,直答天际云边来。自楚天行入了凡俗,也没忘了他原是无方芥子里菩提一颗。

他于树上呆了千百年,不知春秋寒暑,更遑论一盏茶、一柱香、一弹指,只是渺小。

刹那却有因果顺着风声袭来,吹散了久长来包裹四周的昏暗与静谧。

机缘已至。

他将离开,不曾挣扎,不曾不舍。


【恰似线断风筝,绝鱼雁杳音信】

菩提老祖说,因你还不曾活过。

楚天行懵懵懂懂,问此番历过即是活过?

老树笑笑,笑得天地行云,慈悲动色。

楚天行说那好,他便历一番。说着婆娑中落下人影翩然,他会回来再见,知是活过。

他终是他树上千百年的菩提,老树许他三惑之解,“吾驻此界,或不可助你太多……需你亲历过。”

“此番,该要你寻佛。”

“我自是晓得。”


【入世冷挑红雪去,离尘香割紫云来】

人有三魂——天魂、地魂、人魂。

待楚天行觅齐三魂,寻佛自成。


好风如水,夜凉如月,江草萋萋。

这一端,是心有定向的人,那一岸,是身无可限的影。

何来月下谪仙,常伴一壶浊酒,一卷书篇!

江草萋萋,好风如水,溶溶夜色,落于何方。一壶酒,一卷书,一叶扁舟。

月下何人,人间谪仙,舟泊何处,乐为江萍。


楚天行认得出佛,一眼就知道那样的人是他要找的。芸芸众生,就找这么三个人又有何易?

壶中已无酒,此地已无文君坊。

他坐下犹豫着喝茶还是打酒,迎面一人……


正文

第一魂。

楚天行轻易就找到了,或者说那人正好送上门来。来人虚弱至极。

楚天行扶过他说,你是我要找的佛。

他说,我是浩星探龙,我不是佛。

楚天行坚持他就是佛。

那人说你也可以当我是人之最,我知道你要做什么。我是来帮你的。

这是楚天行遇到最好说话的一个佛。


第二魂。

楚天行发现他的麻烦来了。

他花了很久的时间找这个人,最后却在自己的船边遇见他。

这还不算,第二魂是个话不多且脾气很臭的人。

楚天行废了好大一番劲儿才套出他叫夸幻之父。

……他在心里叫他臭屁老夸。

臭屁是很难收集的。

如果魂魄不是自甘向佛而放弃人世,那么是集不了的。

楚天行就是知道,才气到不行,气得他把臭屁老夸一脚踢到江里。

第二魂收不了了,臭屁不改,江里下去还得把他捞上来。

楚天行的菩提身颜色深了些,他以为是来来回回下水找臭屁给闹的。

某日夸幻之父说他要离开了,楚天行还在忧心自己的紫衣衫,随意手一摆。

走吧走吧,臭屁快放。

没隔两天,楚天行下水逮鱼的时候,竟然捞到了臭屁老夸。

路过的老船夫笑,又拿人家出气了?

楚天行把斗笠一低,是挺没脸的。光天化日之下就被人揪着黑历史不放,大太阳光真刺眼,这次委屈得他不得了,浅纱下的眼睛吧唧掉出眼泪来。

船板上的夸幻之父自己醒了。

他问楚天行还有没有酒。

没有!谁要给你喝!

诶,你哭了?

太阳刺的!要你管!

夸幻被踢下水次数太多,尽管这次不是楚天行所为,他还是有了条件反射,早早醒了。

他这次多装了一会儿,碰巧多听了老船夫那句话。

本来想岔开话题,结果楚天行气得不想搭理他。又兀自进了船舱,说是躲太阳去了。

哪知道老夸趁这赌气功夫,把船划走了,好远好远。

一觉醒来,气死他了!


这个臭屁就没给他找过好事!

算什么啊?佛缘还是活过?

他不要了行不行?行不行啊?

臭屁到哪里都是臭屁,这边岸上的精灵们纷纷举起武器要围攻他俩。

后来老夸拉着楚天行跑跑跑,菩提子受不了了,他气这个臭屁害他吃这么多苦头,不跑了!

要是在船上,他准得踢他下水。

精灵追上来,夸幻护楚天行在身后面。

等等,臭屁打架这么厉害?

那也没用,人还是被打到坑里去了。

楚天行还没缓过来,一缕佛魂悠悠然飘到他身边。

他推开周围的精灵,往坑里探头望——坑太深了,佛言链太多了,他着急,该怎么救他。

第二魂飘过来,蹭蹭楚天行的脸。

卬在这里。

卬划来是为了渡你离那错怪你的船家远远的。

卬还是喜欢你素面样子。

卬每次被你踢下水就等着你来救卬,白白净净的,可水灵了。

卬向佛了,不过卬心向你……

夸幻的声音越来越低,消至无声。

而魂魄一跃钻入楚天行眉心处,仿佛刚才拭泪的温热都是假的。

他大喊着——老夸——老——夸——


楚天行气他什么呢?

如果不曾遇见夸幻之父,就不会有那么多后来了。

后来那些……让他觉得后悔活过的无数瞬间。

一个两个佛魂如何?集齐又如何?

我来——自见天地宽,见山海古,见人世荣枯。


只是,现在,菩提子仍年轻,即使丢失了一部分对未来的憧憬,他仍年轻,所以,他不会明白。

他会犯错,即将。

待他错过,痛苦过,便会明白,会了然。

在所谓活过之前,道理浅显,他听过,却不以为然。

人,大多如此。


楚天行再也不去斩龙湾划船了。

留待千古江涛,一层压过一层,诉尽平生诸般死与爱交织的不称意。

舟行路,不应回首、为我沾衣。

—tbc—

评论(10)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