焉耆

葬你/于心上一隅/我就是你的墓碑了

霹雳棺配爱好者/素材收集

【墨邃】春生




* 闭关期间部分整理
* 脑洞/摘抄/片段/衍生……总之是个这么些个东西
* HE向十题


    ◎
    1
    单词

    embrace
    英 [ɪm'breɪs; em-]  美 [ɪm'bres]
    vt. 拥抱;信奉,皈依;包含
    vi. 拥抱
    n. 拥抱

    ——还有一个词,叫"cuddle"……不错。
    邃无端忙去翻书,墨倾池从背后环着他,低低笑了起来。

    cuddle
    英 ['kʌd(ə)l]  美 ['kʌdl]
    vi. 拥抱;偎依;舒服地贴著身睡
    vt. 拥抱;亲热地搂住;抚爱地拥抱
    n. 搂抱,拥抱

    邃无端刷地红脸,这会儿还坐人腿上呢,直教他羞得不敢扭头——
    “圣司!”

    ◎
    2

    MAN&BOY
    男人与男孩
    He tucked the boy in bed.
    他给男孩盖好被子使其入睡。
    We wake up to find that we are dear to each other.
    醒了之后,我们发现彼此是相亲相爱的。
   

    ◎
    3
    悲哀 执着 超脱

    人的一生,思绪万千。然而,真正让人想一辈子,有时想得惊心动魄,有时不去想仍然牵肠挂肚,这样的问题并不多。透底地说,人一辈子只想一个问题,这个问题一视同仁无可回避地摆在每个人面前,令人困惑得足以想一辈子也未必想清楚。

    只有一个人生。

    只有一个圣司。

    ◎
    4

    你所知道的,只是他想让你知道的
    ……
    不过有些事,他只想让你知道——
    比如,他真的很好【笑~

    ◎
    5

    怜比爱多,眷比爱多,却没有什么比爱更深的了。

    当圣司把无端从破旧的小旅馆中救出,把他抱上那辆颠簸的马车时,邃无端决定无保留地信任这位素未谋面的绅士,与他共度一生。而墨倾池也在车里决定永远关照这个孤儿,履行自己对他母亲的承诺。

    那个风雨交加的晚上,这辆车里流露的真情像是永不熄灭的烛火,一直闪烁到久远以后。

    ◎
    6
    主宾不明

    When he’s at the sink doing dishes or working on the computer, approach him quietly from behind, sweep his hair off the back of his neck and kiss him there.

    在他洗碗或者对着电脑工作时,悄悄走到他身后,撩起他颈后的头发,吻下去。

    ◎
    7
    宠物(重口/晴色,略)

    下面有人吹起了口哨。
    今晚他赢定了。
    这是个好货色,弄来他可费了我不少功夫。
    他犯规……已经越界了。这可不止是一只宠物。
    他还是要赢。
    志在必得,他带他走了。
    多可爱的一只家猫,精彩的表演,不是么?

    ◎
    8
  一眼万年

    At one glance, ten thousand years.

    深情一眼,挚爱万年。

    摆渡过斜风冷雨
    春暖在眼前

    ◎
    9
   星际

    #
    中尉邃从前线MR-504活着回来,可以说是万分幸运的了。此次战斗激烈,死伤众多,现场出现小范围时空扭曲。据后期勘测,时空扭曲可能导致传送至未知的偏远星系,不排除高等精神控制力的存在。

    如此推测,正因当时各系统程序语言运行均现失常,低级程序语言服从高级程序语言,自动接收及判读方面受到严重干扰,机甲飞行紊乱,导弹投放偏轨,作战型机器人倒戈相向……

    “儒风”所派代表邃无端——竟然完好无损地回来了。这不能不让人惊讶。

    #
    不久后,联盟中心向下发出通知,要求各部通报归队人员数量及具体名单。

    像是有备而来。密闭舱内,接到通知的墨倾池未置可否。

    “你并未去过。”

    “可是圣司,我……那怎么可能没去过呢……虽然我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一旦提交名单,很难想象他们会采用何种手段校验精神力,”中将继续,“防止叛徒埋伏,必要时联盟不介意肉体消灭……我或许无能为力。”

    “你一直待在这里。”他抬手,遮住邃无端的眼。

    “啊,我不是叛徒……”

    “我知道,知道你平安回来。这就够了。”墨倾池到底放弃抹去邃无端的这段记忆,他重新放下手,紫眸便急切而又渴望地盯着他,“亲爱的,你的脑波意识完全正常。相信我,不会有事的。”

    笑意直达那双眼睛,这让邃无端感到心安。

    #
    联盟似是知情并有意针对,欲以潜伏期观察为由强行扣留。

    “儒风”高层墨倾池态度强硬,拒不执行。

    「以下仅为上书,无为儒风邃无端证明之用……
    让一个无罪的人证明他的清白无疑是愚蠢且可笑的……
    我们未能给予同伴足够的信任……
    除了联盟内耗损失,这对这个孩子本身,同样是一种莫大的伤害……
    不应怀疑他建立在热忱之上的忠诚,在这个生存与发展并立的时代,两者都显得极为可贵……
    并非对党国不忠,而是……我们仍需要那些……
    爱与善意……
    军部朝令夕改,言而无信……令人不耻……
    最后,我以儒风圣司之位向头顶的星空起誓,邃无端绝没有任何问题。如有任何后果,我将一力独担。
    致 联盟议会」

    回复他的信函是一道雷电系精神力攻击,再无多话。

    墨倾池在无人处欣然承下,恍惚片刻,喃喃道,“不若护他周全……”

    #
    邃无端还待在密闭舱内打坐,身旁智能悬浮MOON-3突然发出一道幽蓝的光,机械音萌萌响起——“这是他亘古少有一个贤良人,才这样待你。”

    他闻声睁眼,诶……方才MOON-3是自己说话还是信息播报?它是在说谁呢?

    #
    邃无端的精神主导权,早已完全归属于儒风圣司墨倾池。
   

    ◎
    10
   人间有味是清欢

    浣溪沙
    宋 · 苏轼
    细雨斜风作晓寒。淡烟疏柳媚晴滩。入淮清洛渐漫漫。
    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
   
    #
    好友,怎么最后就栽他身上了?

    墨倾池凉水一捧,愣是喝出国酒名茶的风范。撂碗,远远瞧着花间扑蝶的邃无端。

    又随意拨弄席上《论语》,声随指出,“子夏问曰:‘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为绚兮’何谓也……”
   
   

评论(1)

热度(13)